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搬旧文】【傻白甜】诡异向费诺里安2.

主cp三五。微双梅。

工匠在打铁的巨大声响里抬起头。一旁放着的刚刚打磨好的宝石下有一层细粉。Tyelko站在锻造间门口。
他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请进,Turcafinwe。”“Curvo,请不要那样叫我。”
工匠皱了皱眉。“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亲爱的哥哥,”他特意把那几个字咬得重重的。“我觉得还是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Tyelko脸上浮现出了一点愧疚。“我那是喝醉了。”“可笑。你从来都不会喝醉的。”一把削木片的小刀从空中落到了桌子上。猎手注意到这一点,悄悄地微笑了一下。“不过,Curvo,这一点我必须指出,你并非是完全不情愿的。”
工匠转过头,背对着他的兄弟,拿起了一个银色环状物抛光。细微的声响。

一时之间没了声息。Tyelko走过去,给火炉填了一些木柴。“Curvo,你的火要熄了。”
“Curvo?Curufinwe?Atarinkie?”听到最后一个名字工匠回过了头。猎手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写满了歉疚。“这个名字太难堪了。”
“再说一次。”“Atarinkie,对不起。”
那把刻木头的小刀飞过来,刀柄结结实实地打在了Tyelko的额角上。
Tyelko脑子里某处响起Moryo昨天的声音。

让我猜猜,你睡了我们亲爱的好兄弟?
你知道吗,他其实还是挺愉快的。

Moryo!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他的情绪有一段时间完全是一团浆糊,你也是。

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很多原因都能导致情绪混乱。

Tyelko,对我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击。我在慢慢地适应,从我们的大哥和二哥那里。但是你们是一种不完全相同的混乱。

他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眼前的工匠身上。
“你说大哥他们知道了会怎么想?”
“管他们干什么。”
他长长地叹着气。
“我又失去了一个可爱的小侄子。”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被工匠用一个吻堵住了。
他们终于分开的时候,工匠一边喘着气,一边拿起了之前打磨好的宝石,准备镶嵌。“你实在是吵得没法忍受。”
“我希望我们可怜的Moryo准备好接受下一次冲击了。”
Tyelko把宝石夺走,放在了一边。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