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假的年终总结


这一年根本没产什么玩意……倒是很奇异地吃了roydick并且要了好几个授权。还有一篇翻到一半的文。


@锡嘻嘻 老师开了不少金蓝金脑洞但是只停留在脑洞阶段了。犹记锡老师骂我动不动就捅刀有没有良心了啊!
没有的。

漫威瞎看了一点漫画,目前还属于到处刨食试探口味的阶段。

开始看DS9了。总算是一大步了。希望明年能把VOY也看起来。

结果最近看了一点大秦帝国。这个剧服饰是那种审美在线但不很还原的二次创作。是可以看着玩的东西但我不确定有生之年会不会想完整二刷尤其是裂变(。可能喜欢的片段会偶尔找出来看看。

总而言之依旧是自娱自乐的一年。明年课业未卜,不知道还能不能像今年这样玩了。

爬ST了,DC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的。
毕竟ST对我这个无神论者是最接近于信仰的东西,太长时间没看了,得回去。否则良心不安。
请来深空九站找我,或者待某天在星城重逢。
Live long and prosper.

长期堆梗

人老了记性差了,借个地堆梗以免忘掉。

1.考古系Garrett教授痛心疾首 他的得意门生物理小天才奖学金儿童Ted Kord被隔壁博物馆系体育狂Mike Carter抢走了

2.——你带着前辈的爱和我搞压力大吗
——你带着你爹的期望和我搞感觉如何

3.“柯小少爷命里缺金啊”


4.基友的梗 不知道他在不在lft上(。

Silly Speedy&Retarded Robin


简短地冒个头
今天清理截图的时候看到我翻译文的文档字数截图 想起来那时候还和亲友抱怨说我一辈子也弄不完这个了吧?

那个 翻译 我没有弃 只是 本来昨天要翻的 然后发现专业课笔记本丢了 开学之后时间调整一直很令人困扰
唉 毫无意义的废话 总之就是 我还没弃 这个不会弃的 吐槽多有意思啊 虽然到后面基本都是很()
而且手里还有其他的翻译呢 我不会跑的 跑了会愧疚而死的

@碳酸芬达 今天的比喻“炸毛的橘猫”启发了脑洞瞎写一气
如果觉得这个垃圾脑洞有一点点可取的地方 那都是芬达缪斯的!
说完了!跑了!



罗伊猫化 参考对象:我家傻子
泰坦v1背景 世界和平
片段式口水 没cp




1.
总而言之,罗伊变成了一只橘猫,白肚皮白腿,左前腿上有一圈橘得发红的毛。

2.
事发当时,罗伊躺在水池子里,戴着墨镜做白日梦,Lian在旁边踢水。海豚躺在岸上涂防晒霜,Cerdian在挖沙子。
罗伊毫无预兆地变成了一只猫。

3.
Lian赶紧把她爸爸揪起来,大声喊海豚阿姨。罗伊又踢又挣,把水溅到Lian眼睛里去了。
海豚接过湿哒哒的橘猫,罗伊张嘴就咬。
海豚用毛巾把他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4.
为什么Rose不在呢?
因为Rose和Toni去逛街了。
海豚只好扯着两个孩子夹着橘猫回塔了。

5.
罗伊的墨镜和泳裤还在池里,海豚的防晒霜啊沙滩椅啊遮阳伞啊也在沙滩上扔着。
不用担心,总会有人收回去的。

6.
加斯抱过了Cerdian,才发现少了个人。“罗伊呢?”橘猫长喵一声。
格兰特手足无措,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猫。橘猫的绿眼睛瞪得很圆。
迪克的声音在通讯里响起,“给它做个检查。”唐娜在背景音里喊,“先把它吹干!”

7.
“这就是罗伊吗?”迪克戳着桌上动弹不得的毛巾包,一眼看到橘猫一只耳朵上有个小耳环。“等会给它抽血化验一下。”
唐娜熟练地解开毛巾结,给橘猫套上项圈,连好牵引绳,接通电吹风。
橘猫连连后退,差点跳到桌下去,被绳拽住了。
迪克举着吹风靠过来,橘猫差点把他手掌咬穿。
下一次,橘猫咬到了坚硬的手镯。

8.
罗伊现在是一只干干爽爽的橘猫了,毛很蓬松。
“我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迪克手上的血已经不流了。
“你可以观察十天。如果十天后罗伊没有发病——”
“我还是去吧。”

9.
Jesse看到之后两分钟,塔里忽然多出了一大堆宠物用品。

10.
Toni和Rose总算回来了。
Toni发现塔里多了只猫。Rose发现Lian很忧愁。
唐娜把她俩拉到一边,悄声说:“罗伊被变成猫了。”
“好吧,”Rose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我又要加班了。”

11.
Zatana赶来的时候化验结果也出来了,基本排除了平行宇宙互换的可能性。
Zatana看了橘猫一眼。“魔法界出了点问题,军火库可能是被波及到了。”
“我可以马上解除咒语效果,不过正常来讲,过几天影响就消失了。”
“它真圆。”
橘猫把眼睛挤成一条小缝,整个脸都皱起来了。

12.
晚上了。唐娜给Lian讲完了睡前故事,Lian还不想睡。
“爸爸变不回来怎么办?”
她心里叹气,嘴上却说,会变回来的,做个好梦,小公主。

13.
罗伊在泰坦塔上上下下巡视一圈,蹭了一身灰,然后向Lian房间跑去,正看到唐娜关门出来。
他规规矩矩蹲了下来,仰头看着唐娜。
门开了一条小缝,他挤了进去。

14.
Lian早上醒来发现枕头旁边一个大毛团。“Daddy,你身上好多灰。”
橘猫醒了,伸了一个懒腰,把自己抻成长长的一条,然后坐到后腿上开始舔爪子。
唐娜醒来时发现枕头上有一只没有头的大肥老鼠,血都渗进内芯去了。

15.
有一个猫砂盆在卫生间里。问题很严重。
如果有人跨进卫生间一步,罗伊就会嗖地一下蹿出来,警惕地盯着来人。
好在塔里卫生间不止一个。
但是猫砂盆也不止一个。
没办法,塔里太大了。

16.
还有一个猫砂盆在浴室边上,这个问题更严重。
有人洗澡,罗伊就会发狂。他会沿着既定的巡逻路线,从地下室开始,一直狂奔到天台再跑下来,然后瘫在浴室门外喘气。歇一会再接着跑。

17.
迪克穿着睡衣值班的时候罗伊踱进门里,坐在他脚边也看着监控镜头。然后镜头里飞过一只鸟。
罗伊猛地一扑,头撞上了迪克的小腿,一只爪子挂到了迪克的睡裤上。
罗伊扭来扭去,迪克伸手想帮橘猫拿下来,又被咬了。
没出血。
睡裤破了一个洞,垂下来一根线头。接下来的三分钟罗伊对着线头又抓又咬,直到迪克一剪子剪掉。
罗伊迷惑地在原地坐了一会,继续盯着迪克睡裤上的破洞。

18.
Toni在走廊里见到了正在舔毛的橘猫。她蹲下来,轻轻地戳了一下白肚皮。
罗伊看了她三秒,立刻舔起了她刚刚碰过的地方。

19.
唐娜在抚摸橘猫的背。罗伊舒服得咕噜咕噜,干脆翻身露出了肚皮。他翻起身来有点费劲,可能是因为在墙角不好伸展。
唐娜挠挠橘猫的肚子。又挠挠橘猫的下巴。罗伊咕噜个没完,就快要睡着了。
迪克路过。“我们要不要给他做绝育手术?”
罗伊一下子抬起了脑袋。

20.
加斯发现橘猫卡在了他的水族箱和墙之间的空隙里。
橘猫的眼皮耷拉着,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但是一声也不叫。
加斯耐心地等了一会,橘猫仿佛静止了。
他于是把罗伊托出来。
脚一沾到地面,罗伊就跑掉了。

21.
罗伊睡起来不分昼夜,吃起食来也不分昼夜。他会早上八点钻到厨房里睡觉,十点起来,舔毛,吃食,喝水,巡逻,和Lian玩,绕着唐娜脚下蹭来蹭去。
别人吃饭时他大刨猫砂。
下午他会睡觉,舔毛,吃食,巡逻,把爪子塞进各式各样的缝隙里,追扫地机器人。
晚上他趴在监控室的控制面板上舔毛,睡觉,被惊醒,睡觉,做梦,醒了,舔毛,吃食,刨猫砂。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接着睡。
他变成猫第三天时压着弓睡着了。

22.
格兰特被橘猫蹭了,受宠若惊,决定以后每天给罗伊换水铲屎。
有一天,他正拿着罗伊的水盆,不巧被瞧见了。
橘猫毛全竖起,绿眼睛瞪得像要脱出。他试探着向前走了小半步,罗伊立刻横跳了几步,飞也似地逃走了。

23.
罗伊无意间拍坏了一只杀人蛾千辛万苦送进来的哨兵蛾。
迪克发现时他已经快把那可怜的东西嚼烂了。

24.
猫是沙漠动物。

25.
Jesse带着橘猫去打疫苗。是迪克交给她的任务。
候诊室里有个男人也带着只橘猫。
罗伊本来昏昏欲睡,忽然坐起来开始仔细地梳理皮毛。

26.
作者编不下去了所以有一天大家准备给猫洗澡刚把他骗进浴缸准备放水他就恢复了人形,身上什么也没有。
“呃,我自己洗吧。”


完。


箭家的场合:
Ollie后来收到了几百张唐娜拍的照片。
他看着猫,很生气。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因为你会生气,爸爸。他们足以把罗伊照顾好。”
黛娜觉得橘猫很可爱。




加斯一家的夜间剧场:


加斯半夜醒来发现床边有一双眼睛,冒着绿光。他以为自己还没醒,又睡了。

他梦见两条大鮟鱇鱼在眼前转。


海豚半夜被扯醒了。她抬眼一看,橘猫蹲在床头,在吃她的头发。她反手拍了下橘猫后颈,罗伊“呜”地一声,全身一耸,跳下了床。她想了想,也继续睡了。


早上,Cerdian躺在小床里,身上糊了一个大毛团。大毛团动也不动。海豚细看时才发现橘猫的尾巴尖被含住了。口水把毛浸得黏糊糊的。

她把尾巴拽出来,橘猫耷拉着脸,仍然不肯走。

加斯拎起罗伊放到门外。

罗伊仍然趴着,前爪整整齐齐并在一起,后腿收在身侧,尾巴一下一下,仿佛要冲刺。他盯着海豚微微摇晃的发梢,聚精会神。

“我们晚上还是锁门吧。”


之后每天早上海豚都能看到一只趴得方方的橘猫。















我也是有爸爸蹭的人了!!

【授翻】It's not the end of the world(Chpt6,第一小节)

半夜诈个尸 

放假了 日常睡觉 趁清醒的时候翻 也不知道这个假期能肝出多少东西

改为小节更新 走图 整章放sy和AO3同步 所以更新会变得非常零碎 另外 因为是分小节发 只打人物tag cp向tag将只出现在整章


感恩 比心


发现移动端好像看不到图哇……还是附个sy好了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5434&page=1&extra=#pid4240174






还有一个月就可以休息了 就可以接着翻了
希望明天肩胛骨不要再疼了
😇

Steve Rogers的1965-1969


前注:
赶一个520的末班车。cp只有buckydick,其实不怎么看得出来。

E-3839,老爷和美队互动刊以及世世代代所在的地球。值得注意的是互动刊出版在前,世世代代里暗示了一下之后开始搞WF两家的故事了。我就假设Bucky还是被变成冬兵了。但这两个人从漫画暗示似乎是一起失踪的。所以要是嗨爪先捡到了冻小朋友但没有捡到另一根冰棍也说不定。队长只被冻了20年是官设。
这些人我都是第一次写,ooc是肯定有的。另外,我漫威看得很少是真的。这是亲友点名要我写否则本来想咸鱼一天。
写得很垃圾也是真的。而且很赶。
队长视角。
战战兢兢打bucky barnes的tag





1965

Steve Rogers——当他重回世间,第一眼看到蝙蝠侠与罗宾——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时光倒流。之后二人脱掉面罩,而那年长者确实与他曾有一面之缘。
“是,也不是,队长。我是Dick Grayson.几年前Bruce退隐后,我就接替了他的工作。*”
“我是Bruce Wayne Jr,初代蝙蝠侠的儿子。*”
他确实错过了很多。除了二战胜利,他听到了朝鲜战争,还有正在进行的越南战争。他的国家和苏联对立了。Bruce说:“这就是全部的故事,我们已经讲到离现在最近的时间,队长。你在战争快要结束时消失了。*”
他一条腿蜷起在高凳上,一条腿垂下来。“不是全部。我想听听你们的冒险故事。”
“49年我们解决了Lois被绑架案,59年Bruce遭遇了蝙蝠仔和捣蛋鬼,而50年代初超人、Bruce、和神奇女侠的孩子先后出生。”
Bruce Jr.接着Dick说了下去。“我们做的许多事都有超人参与。现在正义会社的成员也不同了。”
他从醒来就想问,那Bucky呢?你们有他的踪迹吗?但在Wayne大宅里也无人提起,他就知道希望渺茫了。“有Bucky的消息吗?”
Dick Grayson低下了头。两个Bruce动作一致地叹气,Alfred沉重地挪了一小步。“Steven少爷,倘若有James少爷的消息,您保证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后来才知道Dick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Stark组织的搜索队,自然是一无所获。后来倒是和Bruce Jr.一起发现了他。
战争中有那么多人他只合作过一次,但和Bruce Wayne的相处就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Dick Grayson也常被Bucky念起。战争年代,又是同龄人,俱有年长的导师,他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那孩子那样被Bucky铭记。而现在那孩子也已经当了导师了。
Alfred说:“这是天意,Steven少爷,你现在该回到我们身边。正是世界需要你这样人的时候。*”他之后离开哥谭,回到了纽约。世界还未大变模样,他若努力仍能赶上。



1966

他找了个插画家的工作,和Wayne家通信不断。超人和Wayne家来往甚密,他从Dick的来信里已经知晓了七七八八。他仍然——每次拿到Dick的来信——都觉得还是那个少年从过去给他写信。Bucky也会写信。但那些信大多丢了。如果足够小心,一片残纸可以写很久,但弄丢只是一瞬间的事,就像他沉睡的这二十年一般。
Bruce Jr.写信给他,请他讲讲James Barnes.“我想听听另一位助手的故事。”那金发的年轻人用整齐的圆体字写道。一看便有Alfred的痕迹。Dick的字更凌乱,更随意。“你为什么突然对Bucky有了兴趣?”他写下第一句。“他和我一起执行了许多任务。他是个好孩子。你要听什么呢?”然后他写了些琐事,又语焉不详地提了几次任务。“当然还有那次我们来到哥谭,Bruce,这就是我们结识Alfred,你父亲和你Dick叔叔的经过。Bucky很喜欢Dick,我们返回欧洲后他还会经常提起。他说你Dick叔叔实在是太矮了。还有些别的,但他最常提起的就是这个了。”
Bruce很快又来信。“帮Alfred打扫大宅时,我发现了Dick叔叔从前的剪贴簿。我以为这是超人的剪贴簿,但这是一整本Bucky的收集,还有些你的。”“另外,Dick叔叔先拆开了你给我的信,他说'现在我肯定比Bucky高了。'”
内心深处他仍然荒谬地希望Bucky还在那里,在他们坠落的地方。
不久Alfred卧病在床。


1967

春天。Bruce给他发急电,说Alfred想见他。又过了两周,他出席了葬礼。除却Wayne家的三人,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男男女女。他猜想这些人就是正义会社的成员。棺木滑进墓坑,Bruce撒上第一抔土。Alfred的家人将他下葬。天上下起了雨。
人群渐渐散开,Dick撑着伞来到他身边。“他也该有个葬礼,至少有个墓碑。”“我一直坚信他还隐姓埋名地活着,只是忘记了从前。”“你的归来已经是奇迹了。而Bruce教导我,奇迹不会发生第二次。”他叹口气,看向身旁的Dick。Dick的伞斜向背后,雨珠打湿了前额,顺着颧骨流淌下来,齐聚在下颌,看起来几乎有些狼狈。“他死里逃生的次数比你想象的还多。这次也会的。”

秋天。Wayne集团投资纽约公共建筑,Bruce Jr.前来考察。Steve从报纸上看到消息。翌日,广播里又播报蝙蝠侠现身纽约城,救下被绑架人质三名,并把匪徒团伙悉数交给警方。他料定Dick暗中跟随,发往Wayne大宅的电报却不是Bruce回复。“B.Jr.暂借衣。B忿,但未拦。D.”
Wayne集团考察了曼哈顿、皇后区和布朗克斯区,最终在布鲁克林区建起了一片平价公寓。这个选择他怀疑是Dick从背后推了一把。


1968

Dick约他见面,说是有一个信息,不敢冒险远距离传输,并请他“带上制服和盾牌来。”三年间他再未穿过它,然而打击邪恶的生活也未离他远去。白天,他是自由插画师,晚上,他是Nomad.
不知道Bucky看了会怎么想。他第一次穿上Nomad制服时忽然想到。两年半以前他和Dick写到这件事,结果回信的是Alfred.“Steven少爷,Richard少爷上大学时有过一套蓝金的制服。他给自己起名叫Nightwing,是受了超人先生的影响。那套制服是我设计的。但他经常自主把领子开大,有一次甚至开到腰间。如果您想知道具体样式,我会问Bruce老爷借您一看。但我没有力气拉开陈列柜的门了。”

他们在布鲁德海文的一处安全屋见面。“我可能发现了Bucky的下落。”Dick心烦意乱地转着一支蝙蝠镖。“正义会社在打击一伙高科技犯罪团伙时发现他们隶属于九头蛇。事后搜查基地时我发现了一个名为冬兵的文件。这个文件目前在会社存放,但我已经把它背下来了。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Bucky,只除了他有一条金属臂。他们使用了一种我不能理解的表述,他曾'储存'在那个基地一段时间,前不久才刚刚转移。”
“根据情报,冬兵的下一次维修时间就要到了。就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印第安保留地附近。你愿意来吗,队长?”
他听到自己说好,又问Bruce Jr.去哪里了,Dick回答是罗宾,罗宾先去了,谁也拦不住。而他全然没意识到Dick叫了他队长。Bucky,Bucky还活着。他的助手,他的老友,他出生入死的伙伴。
下午,Bruce Jr.在保留地附近与他们会合。“这群纳瓦霍人固执得很,谁也不放行。”Dick说:“我们找九头蛇的路。冬兵预定在23:24:25到达。”
太阳慢慢西移,最远处的沙砾染上了燃烧般的橘红,渐次移近而成为暗影。18时整,一条特殊的投影显现出来,正好绕过保留地。基地是一座伪装成沙丘的建筑。他把盾牌从背上解下。蝙蝠侠与罗宾自发地跟随他。
三人在大小沙丘的背面逡巡迂回,在低伏的草丛间挪动,慢慢向最大的沙丘靠近。好在今天风大,他们不必去刻意抹平痕迹。远远有个放羊的少年,哼着悠长的调子,赶着羊群向他们藏身处走来。
21:44,他们摸近了基地。为了不让纳瓦霍人起疑心外面并无守卫。Dick找到了半掩在沙窝里的门。门是铸铁的,厚且重。巨大的晶体管电路镶嵌在墙体里。他砸碎了它。门缓缓升起。基地内警铃大作。
他们躲进左手边第一个房间,是Dick用蝙蝠镖划算了锁舌。这是一个更衣室,地上有些随意丢弃的衬衫和裤子。大约十五分钟后,警报停了。Bruce Jr.第一个溜出去。“罗宾,你留在这里巡逻。如果资料属实,对你来说过于危险。”他第一次听到Dick用这样低沉的声音说话。罗宾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又不情愿地乖乖走开了。“队长,我们走。”
愈走他愈觉得怪异,基地看起来使用频率很高,却有种刻意而为的迹象。路上他们经过许多机关,却并未遇到一个人。仿佛整座建筑全由机器运转,那更衣室——他们同时转身,面前的门轰然落下。地板开裂,他们落了下去。
蝙蝠抓钩没能抓住墙体,但至少减慢了下坠速度。他的盾牌亦是火星飞溅。他们终于接触到地面,算是一个不重的撞击。Dick可能扭伤了一侧踝关节韧带。
房间里有人。他扔出盾牌,而Dick扔出蝙蝠镖,二人几乎同时。那人闪身躲过了盾的运动轨迹,又用一只手接住了蝙蝠镖。
这是那条令人过目不忘的金属臂。冬兵的另一只手还紧紧掐着一个人的颈部。Steve力图让话语坚定而中立。“我们谈谈。”冬兵转过身来,把那人掼在地上,又猛踢了一脚,然后走向准备台。那人像足球射门一般飞到墙边。“送我来早了。不想被修。美国队长是谁?罗宾是谁?”
“美国队长,我。罗宾,他。”他指自己,又指Dick.“不。罗宾,小矮子,小短裤,红黄绿。”冬兵看了眼准备台上的仪器,铁臂一扫,把它们稀里哗啦推了下去,然后坐到了台面上。“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我的少年助手和战友。我是你的战友和导师Steven Rogers.这是Richard John Grayson,你们见过一面,那时他的称号是罗宾,蝙蝠侠的少年助手,现在他当蝙蝠侠了。”Bucky的表情仍然狐疑。“我认得你们,但不记得为什么。这是考验,对不对?看我有没有完全修好?我不想再被维修了。”“那就跟我们走。”
直到一扇侧门被破开,Bruce Jr.突然闯进来。“蝙蝠亻……”“你是罗宾,头发颜色不对。你是假的。”Bucky朝罗宾冲去,一只手虚握拳作势尚未出,就被蝙蝠侠飞身扑倒。金发年轻人吓了一跳。
电光火石之间Dick被压在身下,但蝙蝠镖已抵在Bucky右颈侧,而Bucky的金属臂压紧Dick的胸膛。“我只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要和我们走。”Dick嘶嘶地说。

他们走出基地,发现外面停了架飞机。是Bruce开过来的。正是1945年的样式。

Wayne集团帮忙办了Bucky Barnes的假身份,一切都很完美。Steve和Bucky暂且留在大宅里。大家都在想办法让他逐渐恢复记忆。至于对外说法,James是Richard Grayson少年时代交从甚密的朋友。不幸妻离女丧,于是来老朋友处散心。
圣诞节后的一天,Bucky外出散步,之后失踪了。


1969

Bruce、Dick和Steve一直在找他。但没有什么不明凶杀案出现,也没有新的都市传说。由此他们推测Bucky并未再次落入九头蛇魔掌。他可能是真的隐姓埋名了。

一个夜晚,Steve的公寓门铃响了。他打开门,Bucky走进屋里。“我全记起来了,Steve.明天我要去看Dick。”他留Bucky住下。第二天一早他们赶早班列车前往哥谭,列车驶到布鲁德海文,停战间隙有报童大喊“号外号外!号外号外!”于是他们从第三人口中得知罗宾死亡的消息。蝙蝠侠面容戚戚,罗宾脸部以黄斗篷遮盖。Bucky与他对视一眼。
他们失去的朋友已经够多了。

Bruce Jr.被包围在他父亲和Kent一家之间。
Kent一家离开后,Bruce向他和Bucky走来。“节哀,Bruce.”“我失去了儿子。”Bucky一言不发。Bruce Jr.去取了什么东西回来。“Barnes先生,我想这个交给你保管才是最合适的。”那是Bruce Jr.信里提到过的剪贴簿。“Dick一定会希望由你来保管它。”Bucky接过剪贴簿,把脸埋了进去。
Bruce不知什么时候走开了。他恍惚间听到Alfred的声音。“……现在他已获得安眠。真正重要的仅此而已。*”
那一年Bucky独自去了两次Dick的墓。

他曾请求Bucky允许,翻看剪贴簿,发现Dick去掉了搭档时期大部分他的内容,似乎只想留下Bucky.一张手写的便条格外引人注意。“我准备了两份复活节彩蛋,但你在打仗。所以我全吃了。今年能来过圣诞节吗?D❤️”
那张便条旁边贴的是Bucky二月的来信。
所以这也是封没寄出的信。





1945

春。
战壕里罕见地飞来了一只鸟。Bucky是第一个发现的。那只鸟一点也不怕人,甚至还围着Bucky的手边蹦跳。“这是什么鸟,队长?”
它自脸部到胸部长满了红橙色的羽毛,而下腹部是白色。翅膀和尾巴上半部是棕绿橄榄色**。他抬头,正看到那光泽的黑眼睛。
“是知更鸟,Bucky.”



注:*为原文引用。
**基于百度百科对于知更鸟的描述。




考试考完了。下一科是在6月4号。暂得喘息 希望能尽量翻完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