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搬旧文】【傻白甜】诡异向费诺里安1.

Tyelko坐在二哥窗前的一根树枝上。他往左挪了挪,拍拍刚刚让出的好位置。“坐啊。”四个精灵爬上树。Curvo坐在他旁边,然后是Ambarussa,坐在树梢的是Moryo。小双胞胎挽着手,刚刚在树上坐好就打起了瞌睡。Moryo担心地抓住了一个的胳膊。

你请我们来这里干什么?Moryo向着窗子的方向示意。“看着吧。”Tyelko扬了扬手。

银树光芒很盛,所幸他们都躲在树荫里,从房间里向外看什么都看不到。

“大哥进来了。”“我也看到了。”“他进来干什么?“
"Eru啊,这么大了还要晚安吻。”
“Atar啊。“”Amme啊。“”从今以后我们不会被他强迫来一个晚安吻吧。“
”Amburrassa,别乱说话。你们本来也还没脱离晚安吻的年纪呢。“Tyelko越过Curvo的头顶,轻轻地弹了一下他们的小脑瓜。

双胞胎全歪到Moryo身上了。只有Tyelko盯着窗户。Curvo看着墙不知在想什么。
Moryo把双胞胎推醒了,拉着他们爬下了树。一到地上他就把他们抱了起来。两个小孩子趴在他的肩上睡得东倒西歪,仍然拉着手。

你走不走? “谢了。我还没看够。” 你真不走?好吧。回见。

只剩下Tyelko和Curvo坐在树上。
他捅了捅弟弟。“大哥还没走哪。   你在想什么?”没有回应。

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他所料。他希望自己今天晚上没有来这里。
”我们转过去吧。“
他们转过去坐了。背对着窗子。

就算转过去他也能听见,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时候就该走了,可是他有很多理由接着坐下去。比如,忽略掉房间里的声音,周围有很多虫子在叫。比如,他招来了一只小松鼠,这只傻松鼠就坐在他脑袋上啃松子。比如,Curvo坐在他的旁边。

他闷了很久才开口。“想想吧,Curvo,我永远也没法抱着一个肉乎乎的小侄子了。他不服我,我就说:‘我可是你爸爸的兄弟!不和我玩就去自己玩吧!'永远,永远都不能了。“

Curvo正在脑海里用最小号的刻针刻一片花瓣。Tyelko说这些话,他稍稍一分神,一条线刻歪了。”别出声。”他用锤子敲了那地方,又重新刻上去,直到那条错误的线看不出来为止。

Tyelko抖抖脑袋,松鼠吓得逃走了,他身上落了点松子壳。
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了。
“Tyelko,你拿这事怎么办?”
“我想叫二哥给我写一首歌。“
"你想让他写什么?”
“夸夸我。夸我是最可爱的弟弟之类的。就因为我吹笛子总是破音,他怎么都不肯承认我和你们一样可爱。”

一阵沉默。
“Curvo,我们走吧。”
他们跳下了树,从Moryo给他们留的后门钻了进去。一进门,他向右,Curvo向左。

刚一回到房间,他就听到了Moryo的话。
今天晚上,你来找我们做什么?不是你不小心目睹之事,你的本意。
“Makalaure写歌的样子非常有趣。”
那么你要怎么处理今天这件事?
“我想让他给我写一首歌,夸夸我是最可爱的弟弟。”
那一边沉默了。

Curvo回到了自己的小锻造间。桌子上放着一片银的花瓣,他仔细看了看,那条刻痕一点都看不出来曾经修补过。

Tyelko最后也没有用这件事要挟Makalaure。
不过Maglor后来真的写了一首诗,虽然只有一句,说他是可爱的弟弟。
这句话里还有另两个主语,分别是Moryo和Curvo。











他写这首诗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他们三个。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