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偷偷写个文。二梅和呆龙的相遇。au。


酒馆老板梅卡在去店里的路上遇见了一只猫。这只猫从肮脏的巷口探出头来,瞄向转角的他,脖子上挂着一只生锈的铃铛。他盯着猫看了一会,唱起不成调的歌,轻快地走了,没注意猫跟着他一路到了店里。
直到深夜食客渐稀,那只猫才从角落窜出来,跳到吧台上,叫也不叫。他走到后面搬过一箱葡萄酒,转身看见猫看着账本。刚把箱子放下,他就疾步走去,想把它吓走。但是没有。它抬起头,深色的眼睛望着他,露出调皮的神气,然后在他手边坐下了。
他忽然觉得这只猫有点眼熟。在他长长的时光里,能让他觉得眼熟的并不多,他还记得那时邻居们一年一次的丰收宴会,可那已经是几世纪之前了。但它就是眼熟。那略带轻蔑的眼神,沉默又严肃的气度,都让他想起另一张精灵的脸。不可能,它的耳朵有耳标。一个精灵变成了猫?这是一只家猫,不可能是那位只有一面之缘的精灵。
“明天我看看有没有人愿意领养你。”他摸着猫的皮毛。它满足得咕噜咕噜叫。“你的铃铛,是哪个主人留下的呢?”他取下铃铛,先用刷子刷去污垢,然后用细砂纸慢慢打磨。这只铃铛一只手堪堪握住,样式相当古老,刻有简单的花纹,被锈迹盖住。他用了两块砂纸打磨没有花纹的部分,直到它闪闪发亮,随后开始打磨剩下部分。看得出,花纹之处原本镀有银层,现在也已生锈发黑。图案露出一些,像是星星的一角,散发出星芒。这个徽记,他已太久没有见过。仿佛远古的星光与欢笑,在那片土地上再度复活。辛姆林的传宴铃。每次的年终宴会,他所记得的,除了欢笑就是铃声。每个在场的精灵都会轮番摇这只铃铛,带着满满的戏谑意味。梅斯罗斯会罕见地劝酒,士兵们会大声起哄要他来一曲。
那都不在了。但它为什么会在一只猫身上?它早该熔在烈焰之中,除非他把它送人了。那就是说,他在路上遇到了戴隆。戴隆……就算机缘巧合这只猫才得到这铃铛,也不能解释为什么它和戴隆如此相似。
他起身走出吧台,对仍然蹲在上面的猫说:“和我回家吧。”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