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Steve Rogers的1965-1969


前注:
赶一个520的末班车。cp只有buckydick,其实不怎么看得出来。

E-3839,老爷和美队互动刊以及世世代代所在的地球。值得注意的是互动刊出版在前,世世代代里暗示了一下之后开始搞WF两家的故事了。我就假设Bucky还是被变成冬兵了。但这两个人从漫画暗示似乎是一起失踪的。所以要是嗨爪先捡到了冻小朋友但没有捡到另一根冰棍也说不定。队长只被冻了20年是官设。
这些人我都是第一次写,ooc是肯定有的。另外,我漫威看得很少是真的。这是亲友点名要我写否则本来想咸鱼一天。
写得很垃圾也是真的。而且很赶。
队长视角。
战战兢兢打bucky barnes的tag





1965

Steve Rogers——当他重回世间,第一眼看到蝙蝠侠与罗宾——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时光倒流。之后二人脱掉面罩,而那年长者确实与他曾有一面之缘。
“是,也不是,队长。我是Dick Grayson.几年前Bruce退隐后,我就接替了他的工作。*”
“我是Bruce Wayne Jr,初代蝙蝠侠的儿子。*”
他确实错过了很多。除了二战胜利,他听到了朝鲜战争,还有正在进行的越南战争。他的国家和苏联对立了。Bruce说:“这就是全部的故事,我们已经讲到离现在最近的时间,队长。你在战争快要结束时消失了。*”
他一条腿蜷起在高凳上,一条腿垂下来。“不是全部。我想听听你们的冒险故事。”
“49年我们解决了Lois被绑架案,59年Bruce遭遇了蝙蝠仔和捣蛋鬼,而50年代初超人、Bruce、和神奇女侠的孩子先后出生。”
Bruce Jr.接着Dick说了下去。“我们做的许多事都有超人参与。现在正义会社的成员也不同了。”
他从醒来就想问,那Bucky呢?你们有他的踪迹吗?但在Wayne大宅里也无人提起,他就知道希望渺茫了。“有Bucky的消息吗?”
Dick Grayson低下了头。两个Bruce动作一致地叹气,Alfred沉重地挪了一小步。“Steven少爷,倘若有James少爷的消息,您保证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后来才知道Dick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Stark组织的搜索队,自然是一无所获。后来倒是和Bruce Jr.一起发现了他。
战争中有那么多人他只合作过一次,但和Bruce Wayne的相处就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Dick Grayson也常被Bucky念起。战争年代,又是同龄人,俱有年长的导师,他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那孩子那样被Bucky铭记。而现在那孩子也已经当了导师了。
Alfred说:“这是天意,Steven少爷,你现在该回到我们身边。正是世界需要你这样人的时候。*”他之后离开哥谭,回到了纽约。世界还未大变模样,他若努力仍能赶上。



1966

他找了个插画家的工作,和Wayne家通信不断。超人和Wayne家来往甚密,他从Dick的来信里已经知晓了七七八八。他仍然——每次拿到Dick的来信——都觉得还是那个少年从过去给他写信。Bucky也会写信。但那些信大多丢了。如果足够小心,一片残纸可以写很久,但弄丢只是一瞬间的事,就像他沉睡的这二十年一般。
Bruce Jr.写信给他,请他讲讲James Barnes.“我想听听另一位助手的故事。”那金发的年轻人用整齐的圆体字写道。一看便有Alfred的痕迹。Dick的字更凌乱,更随意。“你为什么突然对Bucky有了兴趣?”他写下第一句。“他和我一起执行了许多任务。他是个好孩子。你要听什么呢?”然后他写了些琐事,又语焉不详地提了几次任务。“当然还有那次我们来到哥谭,Bruce,这就是我们结识Alfred,你父亲和你Dick叔叔的经过。Bucky很喜欢Dick,我们返回欧洲后他还会经常提起。他说你Dick叔叔实在是太矮了。还有些别的,但他最常提起的就是这个了。”
Bruce很快又来信。“帮Alfred打扫大宅时,我发现了Dick叔叔从前的剪贴簿。我以为这是超人的剪贴簿,但这是一整本Bucky的收集,还有些你的。”“另外,Dick叔叔先拆开了你给我的信,他说'现在我肯定比Bucky高了。'”
内心深处他仍然荒谬地希望Bucky还在那里,在他们坠落的地方。
不久Alfred卧病在床。


1967

春天。Bruce给他发急电,说Alfred想见他。又过了两周,他出席了葬礼。除却Wayne家的三人,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男男女女。他猜想这些人就是正义会社的成员。棺木滑进墓坑,Bruce撒上第一抔土。Alfred的家人将他下葬。天上下起了雨。
人群渐渐散开,Dick撑着伞来到他身边。“他也该有个葬礼,至少有个墓碑。”“我一直坚信他还隐姓埋名地活着,只是忘记了从前。”“你的归来已经是奇迹了。而Bruce教导我,奇迹不会发生第二次。”他叹口气,看向身旁的Dick。Dick的伞斜向背后,雨珠打湿了前额,顺着颧骨流淌下来,齐聚在下颌,看起来几乎有些狼狈。“他死里逃生的次数比你想象的还多。这次也会的。”

秋天。Wayne集团投资纽约公共建筑,Bruce Jr.前来考察。Steve从报纸上看到消息。翌日,广播里又播报蝙蝠侠现身纽约城,救下被绑架人质三名,并把匪徒团伙悉数交给警方。他料定Dick暗中跟随,发往Wayne大宅的电报却不是Bruce回复。“B.Jr.暂借衣。B忿,但未拦。D.”
Wayne集团考察了曼哈顿、皇后区和布朗克斯区,最终在布鲁克林区建起了一片平价公寓。这个选择他怀疑是Dick从背后推了一把。


1968

Dick约他见面,说是有一个信息,不敢冒险远距离传输,并请他“带上制服和盾牌来。”三年间他再未穿过它,然而打击邪恶的生活也未离他远去。白天,他是自由插画师,晚上,他是Nomad.
不知道Bucky看了会怎么想。他第一次穿上Nomad制服时忽然想到。两年半以前他和Dick写到这件事,结果回信的是Alfred.“Steven少爷,Richard少爷上大学时有过一套蓝金的制服。他给自己起名叫Nightwing,是受了超人先生的影响。那套制服是我设计的。但他经常自主把领子开大,有一次甚至开到腰间。如果您想知道具体样式,我会问Bruce老爷借您一看。但我没有力气拉开陈列柜的门了。”

他们在布鲁德海文的一处安全屋见面。“我可能发现了Bucky的下落。”Dick心烦意乱地转着一支蝙蝠镖。“正义会社在打击一伙高科技犯罪团伙时发现他们隶属于九头蛇。事后搜查基地时我发现了一个名为冬兵的文件。这个文件目前在会社存放,但我已经把它背下来了。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Bucky,只除了他有一条金属臂。他们使用了一种我不能理解的表述,他曾'储存'在那个基地一段时间,前不久才刚刚转移。”
“根据情报,冬兵的下一次维修时间就要到了。就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印第安保留地附近。你愿意来吗,队长?”
他听到自己说好,又问Bruce Jr.去哪里了,Dick回答是罗宾,罗宾先去了,谁也拦不住。而他全然没意识到Dick叫了他队长。Bucky,Bucky还活着。他的助手,他的老友,他出生入死的伙伴。
下午,Bruce Jr.在保留地附近与他们会合。“这群纳瓦霍人固执得很,谁也不放行。”Dick说:“我们找九头蛇的路。冬兵预定在23:24:25到达。”
太阳慢慢西移,最远处的沙砾染上了燃烧般的橘红,渐次移近而成为暗影。18时整,一条特殊的投影显现出来,正好绕过保留地。基地是一座伪装成沙丘的建筑。他把盾牌从背上解下。蝙蝠侠与罗宾自发地跟随他。
三人在大小沙丘的背面逡巡迂回,在低伏的草丛间挪动,慢慢向最大的沙丘靠近。好在今天风大,他们不必去刻意抹平痕迹。远远有个放羊的少年,哼着悠长的调子,赶着羊群向他们藏身处走来。
21:44,他们摸近了基地。为了不让纳瓦霍人起疑心外面并无守卫。Dick找到了半掩在沙窝里的门。门是铸铁的,厚且重。巨大的晶体管电路镶嵌在墙体里。他砸碎了它。门缓缓升起。基地内警铃大作。
他们躲进左手边第一个房间,是Dick用蝙蝠镖划算了锁舌。这是一个更衣室,地上有些随意丢弃的衬衫和裤子。大约十五分钟后,警报停了。Bruce Jr.第一个溜出去。“罗宾,你留在这里巡逻。如果资料属实,对你来说过于危险。”他第一次听到Dick用这样低沉的声音说话。罗宾看上去想说些什么,又不情愿地乖乖走开了。“队长,我们走。”
愈走他愈觉得怪异,基地看起来使用频率很高,却有种刻意而为的迹象。路上他们经过许多机关,却并未遇到一个人。仿佛整座建筑全由机器运转,那更衣室——他们同时转身,面前的门轰然落下。地板开裂,他们落了下去。
蝙蝠抓钩没能抓住墙体,但至少减慢了下坠速度。他的盾牌亦是火星飞溅。他们终于接触到地面,算是一个不重的撞击。Dick可能扭伤了一侧踝关节韧带。
房间里有人。他扔出盾牌,而Dick扔出蝙蝠镖,二人几乎同时。那人闪身躲过了盾的运动轨迹,又用一只手接住了蝙蝠镖。
这是那条令人过目不忘的金属臂。冬兵的另一只手还紧紧掐着一个人的颈部。Steve力图让话语坚定而中立。“我们谈谈。”冬兵转过身来,把那人掼在地上,又猛踢了一脚,然后走向准备台。那人像足球射门一般飞到墙边。“送我来早了。不想被修。美国队长是谁?罗宾是谁?”
“美国队长,我。罗宾,他。”他指自己,又指Dick.“不。罗宾,小矮子,小短裤,红黄绿。”冬兵看了眼准备台上的仪器,铁臂一扫,把它们稀里哗啦推了下去,然后坐到了台面上。“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我的少年助手和战友。我是你的战友和导师Steven Rogers.这是Richard John Grayson,你们见过一面,那时他的称号是罗宾,蝙蝠侠的少年助手,现在他当蝙蝠侠了。”Bucky的表情仍然狐疑。“我认得你们,但不记得为什么。这是考验,对不对?看我有没有完全修好?我不想再被维修了。”“那就跟我们走。”
直到一扇侧门被破开,Bruce Jr.突然闯进来。“蝙蝠亻……”“你是罗宾,头发颜色不对。你是假的。”Bucky朝罗宾冲去,一只手虚握拳作势尚未出,就被蝙蝠侠飞身扑倒。金发年轻人吓了一跳。
电光火石之间Dick被压在身下,但蝙蝠镖已抵在Bucky右颈侧,而Bucky的金属臂压紧Dick的胸膛。“我只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要和我们走。”Dick嘶嘶地说。

他们走出基地,发现外面停了架飞机。是Bruce开过来的。正是1945年的样式。

Wayne集团帮忙办了Bucky Barnes的假身份,一切都很完美。Steve和Bucky暂且留在大宅里。大家都在想办法让他逐渐恢复记忆。至于对外说法,James是Richard Grayson少年时代交从甚密的朋友。不幸妻离女丧,于是来老朋友处散心。
圣诞节后的一天,Bucky外出散步,之后失踪了。


1969

Bruce、Dick和Steve一直在找他。但没有什么不明凶杀案出现,也没有新的都市传说。由此他们推测Bucky并未再次落入九头蛇魔掌。他可能是真的隐姓埋名了。

一个夜晚,Steve的公寓门铃响了。他打开门,Bucky走进屋里。“我全记起来了,Steve.明天我要去看Dick。”他留Bucky住下。第二天一早他们赶早班列车前往哥谭,列车驶到布鲁德海文,停战间隙有报童大喊“号外号外!号外号外!”于是他们从第三人口中得知罗宾死亡的消息。蝙蝠侠面容戚戚,罗宾脸部以黄斗篷遮盖。Bucky与他对视一眼。
他们失去的朋友已经够多了。

Bruce Jr.被包围在他父亲和Kent一家之间。
Kent一家离开后,Bruce向他和Bucky走来。“节哀,Bruce.”“我失去了儿子。”Bucky一言不发。Bruce Jr.去取了什么东西回来。“Barnes先生,我想这个交给你保管才是最合适的。”那是Bruce Jr.信里提到过的剪贴簿。“Dick一定会希望由你来保管它。”Bucky接过剪贴簿,把脸埋了进去。
Bruce不知什么时候走开了。他恍惚间听到Alfred的声音。“……现在他已获得安眠。真正重要的仅此而已。*”
那一年Bucky独自去了两次Dick的墓。

他曾请求Bucky允许,翻看剪贴簿,发现Dick去掉了搭档时期大部分他的内容,似乎只想留下Bucky.一张手写的便条格外引人注意。“我准备了两份复活节彩蛋,但你在打仗。所以我全吃了。今年能来过圣诞节吗?D❤️”
那张便条旁边贴的是Bucky二月的来信。
所以这也是封没寄出的信。





1945

春。
战壕里罕见地飞来了一只鸟。Bucky是第一个发现的。那只鸟一点也不怕人,甚至还围着Bucky的手边蹦跳。“这是什么鸟,队长?”
它自脸部到胸部长满了红橙色的羽毛,而下腹部是白色。翅膀和尾巴上半部是棕绿橄榄色**。他抬头,正看到那光泽的黑眼睛。
“是知更鸟,Bucky.”



注:*为原文引用。
**基于百度百科对于知更鸟的描述。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