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一个大梅段子

感觉想表达的东西没表达出来。没cp。


有时候Maedhros会把自己交给酒。这样的情景只有在兄弟聚会时才出现。Caranthir来访时会带一些矮人的秘酿。Celegorm会点燃一根火柴,凑到酒面上,看小小的火苗一下变蓝,然后笑嘻嘻地宣布是好酒。
Maedhros并不喝多少。他喝了两杯之后就会退出对话,靠在椅子上,安静地看着几个兄弟说说笑笑。
这时候人往往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看到一个未经历过这一切,纯白洁净的Maitimo.倘若有一天祖父和父亲都平安退位了,他成了诺多的至高王,就是那个样子。年轻,安稳,盛气,灼灼光华透过皮囊散发出来。大众会自觉地追随他。但事实是,他还没有到能独自执政的年纪,就去了Formenos。后来的事——
Maglor苦涩地想,当年的期许都以偏差的方式实现了。
Maedhros暂且睡着了,脸色因酒而微微发红。








一段想写但不知道要写到哪里的。为了不忘掉暂且存个档。

看看Maedhros。看看他的眼睛。你会感到强烈的矛盾。你会想要奋不顾身地追随他,因为那光芒如此炽烈,如此明亮。但同时你会觉得他放弃王位是合理的决定。不光为亲和,也为他的光芒太过炽烈,太过明亮。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