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一个双Kano的段子注意避雷

全是私设。
没有逻辑。
没有重点。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

关于名字:Maglor的心理活动中出现的用昆雅名。客观陈述用辛达名。














































他考虑过去救他的兄长,但他身为代理至高王的事务太多,走不开。同时他还要协调弟弟们的关系,他们对他一向不如对Maitimo那样服从。
Fingon的出走他是知道的。也许是靠了一点运气,也许只是偶然。那天他趁空出门在湖边踱步,想着下一批物资分配问题。Atarinkie和他的部下还在挑拣星下之战的最后一堆破铜烂铁,想找些能用的来修补盔甲。Ambarrussa们的箭也需要补充了。但他们什么都没有。就在他决定多分给Atarinkie一些之后,他看到一点远远的闪光,在湖上的薄雾里并不分明。它闪了几下就消失了。
后来Fingon带着活的Maedhros回来,在病床边他问:Findekano,你那天走的时候是不是金线忘拆掉了?Fingon笑笑,把Maedhros头上的毛巾撤下来,换了条新的。“那是暗号,你忘记了?”
他于是猛然记起。Findekano在离家前会爬上屋顶给他发信号,闪三下,他会从窗口翻下去打开一个秘密的侧门。众人皆知Nelyafinwe与Findekano为至交好友,却鲜知Kanafinwe与Findekano同样情谊深厚,甚至更进一步。他们分享同样的昵称,同样的乐器和黏糊糊的亲吻。最后这件事连Maitimo也了解不多。
护士走进来换药,顺便告诉他Fingolfin在帐外。他赶紧请叔父进来。Fingon和他一起站起来。Fingolfin看看昏迷不醒的Maedhros,又看看失踪多时的长子。
但他料想中的对话并未到来。Fingolfin又看了一眼护士,提出需要一些资源。他们的衣服破烂了,冬季蓄水也不足。他机械地回答会考虑,然后护士换完了药,向他行个礼就走了。
Fingolfin拖过一把椅子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团脏兮兮的金线。“你失踪之后,我们搜索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发现了这个。”Fingon愧疚地低下头去,没有辩解。“不过你做得很好。”
Fingolfin大约是拿捏不住该以什么语气对他说话。最后他听到“Kanafinwe殿下,这件事你知情吗?”
他点了点头,又疲倦地开口。“Curufinwe可能还有铁匠,如果你需要建造水槽,我把他们调给你。”
Fingolfin又坐了一会。“Findekano,Turukano和Iresse都很想你。Ittarille期盼能再听到你的琴声。”
Fingolfin坚持不要他们送,自己带着一个侍卫回去了。
Fingon看着银蓝的大旗和湖水和月光渐渐融为一体。Maglor坐在刚刚他父亲坐过的椅子上,腿上摊着一沓卷轴,一只手搭在床沿。他在床边坐了下来,覆上那只手,用力握住。
“Maitimo会好起来的。他的火还在燃烧。”
“我知道。”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