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没有赶上的万圣节贺文

诡异向费诺里安第六篇。
写得很艰难因为构思到一半脑洞被打断了。全是瞎写。没有章法没有性格没有布局。
cp向极不明显。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双梅 45和一个说了就会剧透的cp。
下一篇可能是想了好几年的一个宅薇。

糟糕的地方都是我的。

私设:二梅是Finwe家族第三代里第二个出生的孩子。Ambarrussa只比摊牌大十几岁。二梅的乐队成员:二梅,宅熊,牙口。









“我们要给他做个礼物作为庆祝。”“庆祝他终于追随了自己的天赋。”“庆祝他终于会把草秆编成蟋蟀笼子了。”“庆祝他不再和我们挤一张床了。”
“好,”Maitimo说,“那我们送他一座石膏像。”

Nerdanel觉得惊奇。她看着五个孩子占了一大块工作台,你一下我一下地和着灰泥。这是她从没想过的情景。“你们的兄弟Moryo呢?”“他去集市了。”“他没去买东西。”他去听那些精灵怎么做生意。”
“Amme?我们可以把它带出工坊吗?”“这是一个——”“——一个秘密。”“对,一个秘密礼物。如果我们每天都来的话,就暴露了。”
Nerdanel微笑起来。“你们只是忽然怀念小时候在工坊里度过的时间了,我没听到什么秘密礼物之类的话。”

费诺家的前三个孩子都受过冶炼和雕塑的基础训练。但当Moryo长到高脚凳那么高时,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拿起那套Mahatan亲手打制的小锤子或者小刮刀。而Curvo是自己跑进了工坊,翻出扔在角落里的小锤子敲敲打打。待到Ambarrussa出生,家族传统已不再被提起。

“我们要做一个可怕的。”“凶恶的。”“好看的。”会呜呜响的。”“看不见的。”
Ambarrussa们当起了形态指导。

Makalaure坐在门边放风。Finwe走了过来,看到他的次孙没有和乐器乐谱合唱队共处一室。“Kano,看到你父亲了吗?”“他去宫里找您了。”“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你的乐队今天没有排练吗?”“我在想下一首歌的调子。”大约是平时少有时间与次孙单独相处,Finwe东拉西扯,就是不肯走开。他用上全副本领才确保祖父没有注意到工坊内的情况。

Ambarrussa们动作一致地叹气。“要是能让你们看到就好了。”“我想叫Moryo来。他——”Maitimo严肃地看着Tyelko。“不行。把这里抹点泥修一下。”Tyelko烦躁地敲着桌子,一只小瓢虫落到他手背上。
Telperinquar安静地走进父亲的锻造间,看到他的四伯父背对着他,坐在这里唯一一把高背椅子上看书。桌子的一角,他父亲的刨子正刨着花。

Maitimo决定用一些父亲的废料。Feanor的废料从来都是毫不掩饰地放在外面,他自信自己的技术没有第二位精灵能够重现。
他挑了一会,挑出了一对橄榄形的真知晶球。它是一次失败的作品,红橙色的晶石中间有一条黑色细缝,只能单向传声。
他们把其中一个嵌在了雕像正中。

几天过去了,他们完成了。雕像并不像他们原先设想的那样可怕,反而更像一名精灵。

那天Curvo回来时发现Telpe趴在设计图中间睡着了,耳朵上还夹着铅笔。

有敲门声。

Curvo拉开门,看到门口放了一个不起眼的石膏像。他把它提起来。底面简简单单地刻着“Telperinquar的礼物”几个字。
他一只手抱起Telpe,另一只手抓着石膏像,向卧室走去。Telpe被弄醒了。
“Atar,对不起,我又睡着了。”“你大伯他们给你做了个石膏像。”Telpe睡眼朦胧地接过去,贴在脸旁。“它会说话。”“雕像不会说话。”“它真的会。”

第二天Telpe找到他的伯伯们挨个道谢,感谢他们送了他一个会说话的雕像。但在Ambarrussa面前他说,那本好精灵童话故事原来是真的。

当天晚上五个创作者聚在一起。“我还没来得及用那块晶石。”“我也是。”“我昨天晚上和Makalaure在一起,哪里也没去。”“Moryo知道这事吗?”“他不知道我们放了晶石。”
Ambarrussa忽然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