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傻白可能并不甜】诡异向费诺里安5

废话部分:
没错我开始填坑了。动机不明。本篇前半截和后半截时间相差近一年,(自认为)文风变了。非常跳脱。
大概全部写完后会大修一次。

本片有pre-slash的大梅&三芬,接受无能者慎入。

一切OOC属于我,荣耀归于托尔金教授。


-------------------分割线-----------------


私设:三芬比大梅大几个月。芬熊比三芬大12岁左右。


“爸?!为什么我儿子和小半种在一起玩?!”Feanor走近游戏室,看到一个红毛团和一个金毛团滚在一起。

Finwe正站在游戏室门口,听到大儿子的问话,一惊之下转过身来,傻笑凝固在脸上。他支支吾吾了一会,最后叹了口气。“唉,他俩差不多大。我又不想让Indis那边把他带大。多玩玩对小孩子能有什么害处。”

Feanor很想冲进去把儿子抢出来,但是Finwe看上去可怜巴巴的,眼睛里写满了自己带孩子的哀怨。他做了个深呼吸。“父亲,我要接Maitimo回家了。”

他走进去。小半种还在啃儿子的头发,而儿子很不争气地抓着小半种的衣角,上面都是口水。他试着拽了一下,不成。Maitimo咿咿唔唔地哭了。

这时另一个半种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看样子是刚刚睡醒。大半种哄着小半种,总算是放开了Maitimo的头发。他一把捞起儿子。“不要让我再看见Maitimo和小半种玩!”
Finwe是这样理解的。只要Feanor看不见,就可以继续让两个孩子一起玩。

Maitimo说的第一句话是Amme。Feanor满心兴奋地等着下一句。红毛小团子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Ara?”
Feanor自我说服了一个小时,相信儿子只是太小,才发不出tar的音。
-----------文风分割线预警------------
Maitimo长大了一点。他满城乱走,颇有父辈之风。在Mahatan又一次惊险地发现小精灵在家后院的大石头上摇摇晃晃要跳下去时,他用一只胳膊一把接住了他的外孙,另一只手拿着图纸,耳朵上还夹着铅笔。“你Amme——”“Amme说Atar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去爬山了。”他注意到小孩子的衣角系着一个金色的粗糙小毛球,像是出自另一个孩童之手。


费诺家的二子诞生前夕,Maitimo和Ingalaurë跑去了天鹅港。Maitimo对父亲说要享受作为独子的最后时光,Ingalaure倒是来去自由。他们坐在一片断崖边上,看着下面Teleri来来往往。Ingalaure
发现了一个姑娘。那姑娘冲他一笑,露出白如珠贝的牙齿,手里抱着一只灰蓬蓬的天鹅幼仔。她的身边也环绕着几只大天鹅。Maitimo梦呓般的说着,Arafinwë,她叫Earwen.他盯着天上的一点,好像在寻找什么,但那里空无一物。

Tyelko出生后,Earwen成了Finwe宫殿里的常客。在Moryo还未出生前,Findarato
就出生了,同年出生的还有Turukano.Maitimo有时把Tyelko和Moryo送去和那两个孩子一起玩,但Tyelko更喜欢小动物,而Moryo只是坐着,看Turukano搭房子,看Findarato把他的梦写成可笑的故事。有一次Makalaure代替他来接弟弟们,看到Moryo指挥他的哥哥和那两个堂兄弟打架。

Maitimo后来专程跑去道歉。那时他的弟弟即将出生,Makalaure叫他放心去。Arafinwe在他兄长的家里,Nolofinwe一脸平静。
Arafinwe的头发剪得短短的,末端打起了小小的卷,看上去并不像几个孩子的父亲。

Maitimo站了一会。“我们不会烦扰你太久了,Ingalaure.”然后他大步走出门去。

他迫不及待地要见见那两个红发的小团子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