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搬旧文】【傻白甜】诡异向费诺里安4.5(半番外)


这篇是中秋的时候赶的。特别、特别糙。cp是三四五。是的你没看错。因为有人反映为什么我的老四这么苦逼。所以带他玩了一把。但是群众反应觉得更苦逼了(。

Moryo看到了他的兄弟们。Tyelko和Curvo要野营,硬把他拉了来。
Curvo躺在地上,陷进厚厚的野草里去,叼着一支草在嚼。Tyelko坐在树上,一条腿在空中晃荡,背靠树枝看着从树缝里漏出的星星,他的弓箭和箭筒倚在树下。不远处放着三个睡袋。
这地方是Makalaure推荐的。他说这里“双圣树的光芒没有那么强烈,可以好好看看星星。”

Moryo感受到Tyelko和Curvo的情绪。一个欣喜甜蜜,而另一个却觉得虚度了时间,也许还在想着锻造的事。它们像两股火苗一样舔舐着他。

一只白尾的灰色小野兔撞上了他。他捧起兔子,才看见兔子的后脚上绑了一张纸条。“野营去了,回见。”
Tyelko叹了口气。“它太小了,下次不叫它送信了。一定是Maitimo没有看到它。”
他弯下腰放开手,小兔子跑走了。

细细的嗡嗡声在他耳旁掠过。先开口的却是Curvo。“Tyelko,这里有一大群蚊子。”
Moryo伸出手,极快地拍死了一只。Tyelko的笑声从头顶传来。“放心,它们又消化不了你。”
“我要下来了。”
Tyelko顺着树干滑下来,就地一躺,滚到Curvo身边,又顺势枕上了对方伸出的手臂。
一群蚊子飞远了。
Moryo躺到离开他们一米远的地方。火苗给他带来了温暖,却不能靠的太近,他怕自己也像火苗一样烧起来。
一时之间他们三个都在盯着星星。

Tyelko对银河的联想扰乱了Moryo的思考,Curvo翻了个身,抽走了Tyelko压着的手臂。一颗流星划了过去,只有Moryo自己看到了。
他想把睡袋拖过来睡觉,Tyelko却示意他躺在草丛里也未尝不可。Curvo把嚼烂的草梗吐在了一旁。

那两股火苗一直萦绕在他的梦中,让他舒适地滑过一个个怪异的画面,直到它们猛烈地烧起来,而把他惊醒为止。

他发现他的两个兄弟正吻得难舍难分,而自己在睡梦中不知不觉靠近了Curvo,以至于Curvo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抓到他。
Tyelko从Curvo的胸膛上转过头,眼睛直直盯着他。他坐了起来,准备一听到他们的逐客令就走开。但是Curvo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另一只手仍旧撑着两倍的体重,给了他一个并不深入的吻。Curvo的声音比平时要沙哑,却是毫不害羞地邀请Moryo加入他们。
他被火苗烧得乱了,仿佛一些原则也可以暂时放弃。刚才那个吻点起了一根导火索。Tyelko凑了过来。“你需要放松,Moryo。”热气正好打在他的耳朵尖上。他的脑海里炸开了烟花。火苗变成了火焰,开始噼里啪啦地蚕食他的思维。

Tyelkormo是个猎手,他做了一个陷阱,Atarinkie就自己跳了下去。而Atarinkie又把这陷阱装饰了一番,使它看上去像个家,然后引得过路的也掉了进来。

此后的事情他无论如何想不起全貌,就算精灵从不遗忘。他不记得是谁躺在他身上平复喘息,也不记得Curvo又叫了谁的名字,也不记得是谁脏污了Tyelko的头发。
他只记得第二天早晨醒来,他看到Tyelko抱着Curvo,仿佛抱着一个巨大的毛绒玩具在睡觉。而Curvo的表情平静到令他失望的地步。
Curvo一岁的时候就自己睡了。谁要是想抱一抱他或者拉一拉他的小手,最后得到的多半是刺耳的尖叫。

Moryo小心翼翼站起来,拍拍身上的草茎,想了想又背上了睡袋,放好了Tyelko的弓箭,原路返回家中。Ambarussa在路的拐角处等着他。他一面走,一面摘了些花,编了一个花环,准备带给Nerdanel。
他平日扎的紧紧的发辫如今披散开了,双胞胎虽然注意到却什么都没说。

来迎接他们的是Makalaure。“Moryo,你昨天晚上过得怎么样?”
“抓到了一只兔子,打死了一只蚊子,看到了一颗流星。”

————————————我是分割线————————————

为什么要搬旧文呢。因为已经坑了很长时间。虽然脑内有很多梗,但是因为学业大概还要坑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这个坑,我一定会填。(根本没人看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