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跑来了一只猫

Live long and prosper.
二梅苏&罗伊吹
一个废物
期末失踪人口
关爱箭家,人人有责。
请爱护珍稀生物蓝甲虫。

安姐和摊牌的小学生au

    属于我的只有糟糕的脑洞。语死早。隐三五。

    费银拳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家住伊瑞詹小区。有一天班里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名叫安纳塔,是个长得挺秀气的小男孩,老师安排他俩做同桌。费银拳很高兴,因为之前的同桌纳维转走了,他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回到家一看,对面搬来了新邻居,正是安纳塔。简直把他高兴坏了。

        费银拳小名叫摊牌。他在屋里写作业,他爸和三伯从外面回来,谁也没带钥匙。他爸咣咣咣砸门。“摊牌!摊牌!开门!”他跑过去开门,正好对面也开了门,安纳塔听到了。摊牌觉得不大高兴。父亲叫起这个名字来,总觉得像是对他的不知道是谁的娘发脾气。

        第二天早上,小组长收作业。安纳塔悄悄的捅了一下费银拳。“你小名叫摊牌?”“嗯。”“是个好名。”小组长义正辞严的瞪着两个人。“作业呢?”摊牌拿出一张夹的平平整整的卷,随随便便的写上了“费银拳”三个字。上初三的小姑有一次笑话他,说他写得连三伯的狗欢欢都不如。安纳塔把自己的卷递给小组长,摊牌瞄了一眼。字真好看。

        摊牌最喜欢做手工,他爷爷是珠宝设计师,他爸爸以前也是,后来和三伯一起做生意去了,把他常年扔在三爷爷斐纳芬家。三爷爷年纪不算很大,倒有个和摊牌一样大的孙子斐星星。他和小姑斐凯兰处的也不错。

        全市小学生手工比赛,他准备设计一套戒指。安纳塔说不参赛,跑来给他打下手。每天晚上八点安纳塔准时来到。他们先是设计了一套九个的戒指。摊牌说:“这个不好。”于是安纳塔就收走了。后来是一套七个的戒指,也被安纳塔收走了。摊牌随便编了一个谎说:“大眼,明天我爸要回来。”于是第二天摊牌一个人做了三个戒指的设计图。这是他自己独立设计的,安纳塔不知道。

        大眼是安纳塔的小名。

        交作品的那一天,摊牌交了三个戒指,安纳塔交了十七个戒指,摊牌当场就傻了。十六个是他的作品,还有一个样式朴素但光滑美丽。安纳塔也留了一手。

        摊牌没跟安纳塔说话。

        手工比赛结果下来,安纳塔得了第一,摊牌得了第二。学校高兴坏了,让他们两个负责下周升旗仪式。

        摊牌还是不跟安纳塔说话。

        摊牌回到家,小姑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安纳塔的哥哥是蘑菇丝。蘑菇丝真名米二扣,是本地有名的小混混。摊牌说我不信,我没见过大眼有哥哥。凯兰说大眼?摊牌说是他小名,我已经不跟他说话了。他抄袭。我的戒指叫他拿去得奖了。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说,那你怎么还叫他大眼呢。摊牌不吭声,啪的一声撂了电话。过了一会电话又打来了,只是叫他小心一点之类的。

        升旗的时候安纳塔不小心把摊牌的手绑上去了,于是摊牌差点被升起来。当时当主持人的星星后来在《我最难忘的一件事》里写:“我的堂兄看着就要被升起来了,只见他面不改色,用牙咬住绳子的一头,用力一拉,绳子就断了,他把自己救下来了。我觉得他用牙咬这种方法是和我大伯学的,我大伯的牙就很好使,他有一次咬死过一匹狼。”老师给了很高的分,不过在“咬死一匹狼”那里重重地画了个问号。

        摊牌和安纳塔和好的标志是摊牌请安纳塔吃了一包辣条。摊牌把辣条递过去,“请你的。”安纳塔很自然地拿了一根。然后他们又像从前那样开始分吃一样东西。“摊牌,你请我的,自己怎么还吃那么多?”“我只请了你一半。”

        摊牌终于看见安纳塔的哥哥了。安纳塔那天显得很高兴,把摊牌和他哥介绍给对方。“哥,这是我同桌,费银拳。”“摊牌,这是我哥,米二扣。”是真的啊。不过一点都不像小混混,倒是很帅。蘑菇摆出一张嘲讽脸。“费银拳?你是不是那个费诺的孙子?”“是我。”“你们家的人跟我特别过不去。你二爷爷揍得我在床上躺了半个月,现在还落下毛病,一走快就有点瘸。你爸爸那一辈人几乎都揍过我,斐洛得还揍过小安,咬死了家里当时养的一条好狗。”然后摊牌不再试图和蘑菇说话。

        后来摊牌问安纳塔:“你哥姓米,你怎么姓安?”安纳塔说:“我随我妈姓。我出生之前我妈就和我爸离婚了,结果我妈生完我死了。我爸不喜欢我,我哥一到我上小学马上就带着我搬出来了,学费什么的都是他交的,以前家长会也是他开,现在他不管家长会了。”好像看到摊牌没有什么表情,他很快地又加了一句。“我不会和我哥学坏的。”你已经够坏了,不用学。摊牌依旧面无表情,心里默默地来了一句。

         期末考试结束了,发了成绩。安纳塔全班第一,费银拳不升不降,依旧是第三名。老师表彰安纳塔,说要让他谈谈学习心得,也问一问家长怎么培养了这么好的孩子。安纳塔说您不会想见我家长的,他也来不了。老师表示来个邻居也行。于是摊牌把三伯和父亲都叫来了,三伯负责扮演安纳塔家长。两位大人听说还要给小混混米二扣的弟弟开家长会,起先坚决不干。然后摊牌说了安纳塔不少好话他们才勉强同意。

        安纳塔在学习心得里提到,若是没有费银拳的帮助,他不可能这么快融入环境,取得这样好的成绩。摊牌听爹说这些话时有点不好意思。

        然后爹说,今年轮到在三爷爷家过年了。真好。不过,安纳塔说,今年他哥哥要去他爹那里过年,争取点钱什么的。“今年我自己过年。”摊牌想了想,伸出了手。“去我家过年吧。我给你说好话,保证你给爷爷叔叔他们留下一个最好的印象。”

        安纳塔回握住了他的手。

评论(7)

热度(44)